当前位置 : 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
>> 专题栏目 >> 巾帼风采 >> 学习

妇委会第十五期学习资料

发布日期:2017-11-01 15:22 访问次数:

核心价值观:当代中国精神名片

郝立新

 

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进程中,坚持文化自信,积极构建和传播中国价值观念,日益成为国人普遍的精神状态和笃定的价值取向。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化自信,文化建设特别是价值观建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维度,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巨大精神支撑。近年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文化自信和价值观建设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我们说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说到底是要坚定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文化自信不仅作为整个社会发展的精神力量与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相提并论,而且文化自信被定位于“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的讲话中指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要努力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观念。”从内容上看,当代中国价值观念是从总体上反映或符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与社会发展要求和广大人民诉求的价值观念,它集中体现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其作用上说,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对内凝聚民族精神,对外提升国家形象。在坚持文化自信中推进中国价值观念的构建和传播,是一个内塑民族精神、外树国家形象的过程。

文化自信本身代表了特定的文化价值选择,体现了特定的文化价值观。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政党对自身文化价值的充分肯定,对自身文化生命力的坚定信念。我们倡导的文化自信是对文化进步的强烈向往和不懈追求。文化自信表现为在对待历史文化、民族文化的态度上,既反对妄自尊大,又反对妄自菲薄;在对待外来文化时,文化自信既体现在反对盲目追随、食洋不化,又表现为具有能够鉴别良莠、包容差异、借鉴长处的能力和信心。把坚持文化自信作为文化建设的基本前提,并把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作为文化建设的基本原则,强调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不忘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这一血脉,并在这一基础上充分吸收世界文明成果,这就从根本上保证了文化建设和价值观建设的正确方向。文化自信已经日益深入人心,成为国民自觉的心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文化自信,突出表现在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及其指导的先进文化的高度认同与自信,表现在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高度重视,表现在对世界文明成果的开放心态和批判性选择。

国家文化软实力的内核是反映国家与人民目标和利益诉求的价值观力量。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仅要体现在经济军事等硬实力上,而且应体现在国家和民族层面上的文化自信和价值彰显上。

文化软实力是如何练就的?中国文化发展道路的一条重要经验就是把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国家发展和民族复兴的精神支柱。我国历史上曾经有过“礼义廉耻,国之四维”的古训。四维张,则国兴;四维失,则国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关乎个人之道德,又是民族之大德。价值观涉及整个社会和人们的理想追求、发展目标、制度规范和行为标准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们社会占主导地位的价值观。它从整体上回答国家发展的目标、社会前进的方向、公民行为基本准则的问题。

中国价值观念的日益彰显,突出地表现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取得显著成就,在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固化于制等方面达到了新的境界。核心价值观的宣传进学校、进社区、进企业、进农村、进军营,广为传播,深入人心;核心价值观渗透在英模事迹、乡规民约、修身运动、社区文化、企业文化之中,日益成为人们的行为规范。价值观的引领作用已经越来越被国家顶层设计所重视,在大学和中小学的国标教材内容编写和课程设置中,价值观的权重前所未有地受到重视和提高;在文化安全、意识形态安全、网络安全等领域,倡导正确价值观、反对错误价值观已经成为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的主旋律。构建当代中国价值观,必须对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积极吸收世界优秀文明成果,已经日益成为共识。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过程中,注重落细落小落实,力求使之像空气一样弥漫在生活中,日用而不觉,正在成为人们自觉追求的目标和境界。

在现代国际社会,国家形象之于国家的存在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影响或构成国家形象的关键要素之一,就是在国际社会或国际关系中所宣示的价值理念。世界发展新格局和中国地位的有力提升,需要我们展示大国姿态、大国风度、大国形象。中国价值观念是当代中国的精神名片。当代中国价值观念既有文明古国的文化底蕴,又有现代文明的精神元素;既传承了泱泱大国的包容风范,又秉持了谦谦君子的典雅风度;既坚持了勇于担当的正义之气,又坚守了关心人类的和平之道。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理念,得到国际社会认同。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期间,习近平总书记用“一箭易断,十箭难折”的生动比喻来表达国际合作的价值理念,引起与会各方共鸣。

在文化自信中彰显当代中国价值观念,在构建和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中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这是当代中国文化建设中的一个重要内容,也是一个显著特色。

 

(摘自2017年10月18日《光明日报》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谢琰

 

10月25日,在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时,刚刚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同志说:“百闻不如一见。我们欢迎各位记者朋友在中国多走走、多看看,继续关注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的发展变化,更加全面地了解和报道中国。我们不需要更多的溢美之词,我们一贯欢迎客观的介绍和有益的建议,正所谓‘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出自元代诗人王冕的题画诗,题目是《墨梅》。画上原诗云:“吾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由于这幅画和这首诗都太过有名,很多人引用它、赞美它,于是每一句的文字几乎都有不同版本。比如第一句写成“我家洗砚池边树”,第二句写成“朵朵花开淡墨痕”,第三句写作“不要人夸颜色好”,第四句则通常写成“只留清气满乾坤”。无论从音律还是从内容表达来看,这些版本都无伤大雅,也不影响这首诗人见人爱、妇孺皆知。那么,它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魅力呢?不妨先从梅花说起。

众所周知,唐人最爱牡丹,北宋人也爱牡丹。但从北宋开始,有一种低调的花朵,不声不响地渐渐占满了文人心中的山坡,这就是梅花。南宋的诗词中,到处都是梅花的芬芳和气骨。若要选择一种最能体现宋人文化精神和审美品格的草木,可能非梅花莫属。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程杰做过统计,宋人特别喜欢拿“梅”来作为字号,如梅亭、梅峰、梅津、梅溪、梅屋、梅谷、梅崖、梅村等,可见宋人对梅花的青睐。

宋代的艺术,从整体来说都有写意的风气和格调。什么是写意呢?苏轼《红梅三首》其一说:“诗老不知梅格在,更看绿叶与青枝。”这是在调侃另一位北宋诗人石延年。石延年《红梅》云:“认桃无绿叶,辨杏有青枝。”意思是,乍一看,梅花像桃花,但区别在于梅花没有叶子。再看一看,梅花又像杏花,但是区别在于梅花有青色的枝条。这是植物学意义上的咏梅。固然准确地描述出梅花的特征,但没有从根本上把握梅花的神韵,也就是没有抓住苏轼所说的“梅格”。

那么谁写出了“梅格”呢?最堪作榜样的恐怕就是宋初号称“梅妻鹤子”的林逋。他最有名的咏梅诗句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林逋特别善于把握梅花的“影像”。喜欢摄影的朋友都知道,影子往往比本体更有味道。因为影子的形象很模糊,只呈现出某种轮廓,好的摄影师善于在轮廓中填塞一些神韵,这就化形为神了。林逋的咏梅诗,之所以在宋代广受赞誉,就是因为他的心态特别净,特别简单,给梅花的种种特征做了减法,最终留下最有魅力、形神兼备的特征,就是“疏影”,这就抓住了“梅格”。后来南宋的大艺术家姜夔,为“暗香”“疏影”分别作了一首曲、写了一首词,成为咏梅绝唱。

梅花无非白梅、红梅两种,如何画出特色、画出风格呢?大概到北宋晚期的时候,出现了一种奇思妙想,就是“墨梅”。这是一种大胆的艺术开拓。画家干脆不着色了,只用水墨来画。梅花的花枝和花瓣,一律都是黑的。画家只用墨的浓淡来勾勒、渲染。这样的梅花,事实上是“超现实主义”的,因为现实世界从来不会出现黑色的梅花。同样道理,当代的书画大师启功特别喜欢画“朱竹”,就是大红色的竹子。这也是“超现实主义”的。然而,中国画的这种“超现实”,不是为了制造惊愕、幻想的境界,而是为了启迪大家突破形骸颜色的束缚,去直接体验事物的本质,比如竹的尖、劲,梅的清、淡、瘦。这股风气,一直影响到元末的王冕。而无论从绘画角度看,还是从题画诗角度看,王冕的诸多艺术创作,都堪称这一风气的集大成者。

在王冕的《竹斋集》中,有关梅花的诗作非常多。仅就七言绝句而论,就有《素梅》五十八首,《红梅》十九首,《墨梅》四首。王冕出身农家,幼年替人放牛,靠自学成才。后来预感天下将乱,遂挈妇将雏隐居会稽九里山,造了三间茅庐,自题为“梅花书屋”,可见其对梅花的痴迷。王冕的咏梅诗,通常都表达了这样独立不群的气质和人格。而无论是“素梅”还是“墨梅”,都非常清淡,是和“桃李”这样的俗艳芬芳截然不同、气质迥异的。清代书法家、文学家翁方纲说王冕的题画诗是“如冷泉漱石,自成湍激”(《石洲诗话》),这实在是精辟之语。他的意思是,王冕在最冷淡的画风中,暗藏了极强的力度与品格。

梅花是最具有中华文化特色的花朵之一。习近平总书记数次提及“梅花香自苦寒来”等咏梅的诗句,此次引用王冕的《墨梅》,引发国人的强烈共鸣,其原因可总结为三点:第一,这句诗浓缩了中华“梅文化”的精华,展现了新时代国人应有的底气和骨气。第二,这句诗巧妙地利用“淡墨”“无色”的画面特点,传递出一种人格的卓立与浩大。第三,这句诗通过外界形形色色的夸耀,反衬出面对成就时难得的理性、冷静和对初心的坚持。只有如此美好而坚韧的事物,才足以“满乾坤”。于是,后代的人们从这样的境界中获得了无尽的温暖与激励。

  

(摘自2017年10月27日光明网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